就叫日之

老年博主。

[叶乐]机械之心-中

……我本来以为只会有上下的,但是。

快期末了不知道最近还能不能写完……没时间细修句子了,太粗糙的话就当我在讲故事吧QAQ

阅读愉快!

 




 

连接曾经被称为哨兵与向导之间“宿命的关联”,沟通灵魂,相互感知和保护,不到一方死亡无法解除。仅有的几次暴力“断裂”病例,也只是一方的精神空间受损导致的表象,虽然过程痛苦,但是治疗之后即成功恢复。

 

因此研究者一度认为连接是纯精神领域的,药物麻醉、激素紊乱、重伤垂死,都不能将其减弱,反而会因为一方受到这类严重冲击而短暂地加强连接,让另一方更清晰地有所感知。

 

然而未知总是会刷新人们的认识。S级哨兵的机体置换对连接造成了严重的影响,初期是感知减弱,但随着置换覆盖面加大,完成率增加,逐渐出现了各种全新的问题。人体机械特征的日渐强化,另一种意义上也是作为“人”的存在的渐渐弱化,而一向是哨向特有的连接,也在这个过程里逐渐不稳定以致淡去了。

 

一开始是出现嘈杂的精神噪音,混乱的信息交换,无规律的精神干扰,原本真实而可信任的连接反而让人失去安全感,成为了负担。

 

并且跟踪的数据表现,关于连接,向导方面比哨兵时候到了更大的影响。就像结合后终于完整的灵魂一块块缺失,原本掌控自如的感知大幅钝化,不安,空虚,无可抑制的焦虑,哨兵也无法安抚的情绪,让联盟目前多个已结合的S级向导不得不接受不同程度的激素调控治疗。

 

后颈的印记丝毫不曾褪色,但是连接的另一端却仿佛变成了虚无的深渊。

 

或者冰冷无感的金属?张佳乐囫囵吞下两片药,又一口气下去一瓶水,转身回了手术室。

 

虽然有一点小瑕疵,但总体上哨兵的身体机能还是得到了很大的提高。而精神状态可以通过药物调控——一切可以暂时解决的问题,在战争面前都不是问题。

 

项目依然进行得很快。

 

联盟里的S级哨兵,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个,轮换着上一次台,然后就带着一个小小的检测器回去观察。过几周再来一次,每次张佳乐往名册上一个个画勾,感觉都像在翻牌子。

 

“我靠张佳乐你这个可以啊,黑科技!感觉冰雨确实顺手不少了,原来武器部那群人说目前的武器都被使用者限制了不是瞎吹逼啊!”

 

“蓝雨和兴欣会和了?”张佳乐很习惯地把耳机松了松挂在脖子上,跟黄少天闲聊,“通讯室都让你混进去了。”

 

“哈哈哈是啊我现在已经对兴欣了如指掌了!”黄少天得意,“下回老叶再瞎喊穷骗我蓝雨军备,我一定毫不客气戳穿他!哎就算你的面子也不看啊!”

 

张佳乐哼哼一声,“看个头,放手戳,戳出个洞我给你鼓掌。”

 

那边传来一点点骚动,然后就换了一个声音。

 

“感情淡了,”叶修拍了拍话筒,开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架势,“在外人面前也不护短一下。”

 

“滚滚滚。”

 

“……战区通讯是让你们扯淡的吗?”方锐终于看不下去了,敲敲桌板提醒自己的上级,“赶紧说正事吧张佳乐。”

 

张佳乐老是不能安分坐,这会正踩着椅子坐在桌沿,一条腿还晃荡,微微垂头的模样简直像个高中生。闻言他动作一顿,仰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不知想到了什么,语气倒是没什么变化,“哦。那个,老叶你最近什么时候再过来一趟吧,我取个样,然后最后做一下心脏。”

 

“嗯?成啊,昨天刚和霸图做了交接,让老韩先顶一顶,我过去一趟。这事儿怎么换你联系了,废物点心上哪去了?”

 

“我就在这呢叶长官。”方锐清清嗓子凑近话筒,“这不是情况特殊嘛,您这心我不敢随便要啊!让张佳乐亲自问呗。”

 

一直听着的黄少天好不容易憋住笑,一开口又破功,“……方锐以前也这么讲话?老叶你也挺不容易的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

“习惯了,”叶修装模作样地叹气,那边张佳乐已经喊着“方锐你行啊你”一边兵荒马乱地挂了通讯。叶修也摁断信号,一伸手想摸烟,又想起今天的份已经在战术会议上消耗完了,半路停住,“没办法,哥太平易近人了。”

 

“哈哈哈你可真说得出来。”黄少天朝他挤眉弄眼,“准备什么时候走?给张佳乐送真心去啊。”

 

“今晚吧,早去早回,拖久了老韩该找上门了。”叶修站起来,随手拍了拍身上不怎么笔挺的常服,“哎,我这算是请公假见对象吧?”

 

“靠靠靠你还得意上了,搞清楚状况好吗?你看我见文州用得着请假吗?门在那边,我看不下去了赶紧滚吧谢谢谢谢。”

 

“搞错状况的是谁?这是我的地盘啊剑圣大大,”叶修一派坦然,“你是见了,你送真心了吗?”

 

明明是万分凶险的事,万分凶险的时候,甚至一出门就等听到遥远的炮火,他们却玩笑着谈论,仿佛是在说今天晚饭要加菜一般的轻松惬意。

 

他们在战火中挣扎。

 

但依然谈笑,意气风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我来?”方锐没有多说,只是靠在门框上,安静地等着张佳乐的回答。

 

“不用了,我自己来吧。”张佳乐把一双手放在水流下仔仔细细冲洗干净,“不差这一次了,而且第一刀也是我动的,有始有终嘛。”

 

方锐沉默了一下,一时间只听到细微的水声。

 

“乐哥,我第一天来就觉得了,你真的和我想象的挺不一样的。”他难得认认真真喊一声哥,收起嬉笑神色,退了一步给张佳乐让路。

 

“嗯?你想的是什么样?”

 

“反正不是这样……我之前还跟老叶吐槽来着。”他很快又变回总是乐呵着的模样,语调还有点轻快,“说这个项目居然是你接,挺看不出来的。”

 

不管是第一个张扬挑战哨兵战术项目纪录的传奇向导,还是论坛里热热闹闹不遗余力黑君莫笑的百花缭乱,都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正心平气和给手术服扣上扣子的样子。

 

“那说明你还不了解我啊。”张佳乐不甚在意地笑笑,还要冲他眨眨眼,“年轻人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前线依然吃紧,叶修这趟来时间不多,先前连个面也顾不上见,一进研究所就熟门熟路换好了衣服,直接上手术室等着了。

 

“哟?来了。”

 

他们之间的连接已经非常微弱,张佳乐在门口停下之前,叶修甚至没有感受到自己向导的靠近。不过虽然脚步和开门响动很小,在五感敏锐度远超常人的哨兵耳朵里还是很好察觉。躺在手术台上的叶修把枕在脑袋底下的手臂动了动,又调整了一下姿势,转过头看他。

 

“嗯。”张佳乐走进来,上下打量他几眼,“好像瘦了点啊你。”

 

前线最高战术指挥之一,说压力不大是假的,再加上连接减弱,结合所带来的调节几乎消失殆尽,叶修很明显变得更瘦削了,不笑的时候甚至觉出一点锋利的棱角来。

 

“帅了点?”叶修摸摸脸,“突然这么坦诚,怪不习惯的。”

 

张佳乐一个没憋住笑出来,眉眼都松快不少,“你可要点脸吧!”

 

他笑起来还是很有生气,就算感知不到,叶修看着他的眼睛,也能觉出那一点点战乱里难得相见的欣喜。

 

没什么闲话的功夫,张佳乐给他身上接好各种仪器,先查了一遍各项数据,作好记录。

 

“最后一次手术了。”例行项目做完,张佳乐摆好工具回头,“以目前的数据来看,连接就要完全断掉了。”

 

叶修半阖着眼,懒洋洋回一句,“嗯,我知道……舍不得啊?”

 

“切,不就相当于回到没结合的时候么。”张佳乐一扬眉,有点挑衅的样子,“人还在就行。”

 

“那是啊。”叶修笑笑,“人可跑不了,反正我舍不得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针管刺破皮肤,埋进淡青色的血管。张佳乐推针筒的手很稳,神色专注,沉默之下气氛似乎也一下凝重了些。

 

挂上麻醉之后他停顿了片刻——说得很洒脱,只是真握上了刀,还是有点怔怔。

 

张佳乐低头注视着自己的双手,“我在把你变成武器啊。”

 

“我本来就是。”叶修毫不在意地笑笑,药效起作用后他有点困倦和迟钝,但还要打岔地捏捏张佳乐的手,“开始吧,这次不会有投射了。”

 

就算不会有投射,也还是会痛的吧。

 

联盟应战第五年,第一例S级哨兵全覆盖机体置换完成,除了连接完全断裂以外暂无严重不良反应,排异可控。

 

“叶修?”张佳乐似乎吓了一跳,人走到背后了才有点迟钝地转过身来,“准备回去了?”

 

“嗯,那边催得挺紧。”哨兵原本就强悍的身体素质在置换之后更加夸张,恢复速度几乎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这时候叶修已经换上常服,显得原本懒散的人还挺拔了不少,“反应这么慢,没感觉到?”

 

“……滚滚滚你才反应慢呢!”张佳乐瞪起人还是精神活现,只是声音闷闷的,才觉出有点蔫,“本来觉得之前连接已经没什么存在感了,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真的完全没感觉啊……”

 

“这样有感觉了吧?”叶修伸手胡噜一把他有点凌乱的头发,又在他着恼之前放下手落在人肩上,顺势一带就抱上去,是胸膛相贴的安心触感。

 

尽管热血里跳动的是冰冷的异物。

 

“别怕啊。”短暂的沉默后有点沙哑的嗓音近在咫尺落进耳中,有种隐约的撩人的痒。张佳乐愣了几秒,才反应过来耳根有点烧。

 

虽然现在感受不到彼此,潜意识或许在疯狂叫嚣被遗弃,或者无法填补的空虚,但是真正有意识有感情的“人”,其实依然触手可及。

 

至少现在触手可及。所以没什么可怕的啊。

 

“谁怕了!”张佳乐用力回抱,手上失了轻重,胸骨都被压得有点疼。他回过神来有点想笑,又难以控制地觉得揪心,最后只放狠话一样回一句,“赶紧滚吧你!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此后一年半,陆续有S级哨兵完成置换,联盟尖端战力平均武器融合度大幅升高,而他们本身就是联盟最强大的武器。

 

人们称他们为联盟的“机械之心”。








(……发现锐锐老是在把话题带回正途,两位上级不要这么专心谈恋爱好吗?)

评论(12)
热度(93)
  1. 年年有鱼就叫日之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寻欢做乐
© 就叫日之 | Powered by LOFTER